我与身边人的有趣对话

白(色恋)人

今天老板带了伴手礼——一种叫“白色恋人”的巧克力饼干——来办公室。

办公室里学过中文的一白人大哥,拿起一个,用手指挡住“い恋”这两个字,指指“白人”、又指指自己。

我:“我很确定这零食不是‘白种人’的意思…😂”

他超小声道:“那可没准儿!我在台湾还见过一种牙膏,居然叫‘黑人’…!!”

我:“…那个倒的确是‘黑种人’的意思……”

名片与信用卡

刚才认识了位人特好的阿根廷小哥。分别时,他开始浑身上下摸名片盒。

我连忙说:“哇你是要给我你的…”

他:“对!”

我:“…信用卡吗?”

他:“不!”

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劝谁

在 Williams 喝下午茶,见有空桌、以为无人,便误坐在了一白人大叔面前。 此人五十岁有余,膝下一儿一女皆已独立谋生。在此高龄,他却于今年刚离了婚,现在一边在这边读着八周的课程,一边找寻着新的人选。

“小伙子,你还年轻,妹子们见你时,看到的满是未来;不像我,年纪一大把。你别气馁,继续加油,肯定会能找到更好的……”

我:“??????”

头发

她爸:“好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呀!”

我(摘帽子):“还是有变化的:我把披肩发剪掉啦!现在真羡慕你女儿那头秀发!”

她爸(摘帽子,露出地中海):“我也要羡慕你,至少还有头发呀!”

难道我在印度上过学

印度小哥A:“哎,名扬…(英语)”

我:“咋啦?(印地语)”

A一愣:“……你刚才是不是用了句印地语回我?”

印度小哥G,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你不知道吗?名扬在印度生活了四年;我跟名扬就是在孟买上学时认识的…”

A:“哦哦哦这样啊…😳”

印度人这个满嘴跑火车的能力...

你吃印度菜时,是用哪只手?

今天跟E讲到我在印度吃饭的事情。

我一边用左手抓着盘子里的馕,一边听房东介绍当地习俗:

“…比如说,我们会用右手吃饭,因为左手另有其用…”

我当时还颇有“你瞧我会用手吃饭哟”的自满之意,在他眼皮底下用左手规律而有节奏地往复于餐盘和嘴巴之间。听罢他这话,我尴尬得不得了,默默匀速地将“左手、左手、左手”的动作切换成了“右手、右手”…

E听罢,说:

“你就不该换手,而该连连吮吸左手手指,说’道理我都懂,我这不就是为了加点料嘛‘~”(“I know... just to spice it up...”)

呜啊啊好恶心哈哈哈哈哈哈

如何验证调查问卷

扫是我研究组的前辈。今天发生了有趣对话。

扫(辅导):“为了检查受试者是否还在用心,我们每隔几分钟就给他们展示一条特别明显的句子,比如说‘我是女的!’然后问他们‘说这句话的人是男是女?’”

我(吐槽):“我要是你的受试者的话,我会严重起疑——这听起来像个易装后想要混进女洗手间的变态被人捉住时大喊出来的谎言。”

扫(解释):“…哦,怪我这例子举得不好。其实我们当时展示的句子,更类似于‘真不敢相信我马上要当妈妈了!’”

我(吐槽):“如果有医生告诉我‘你怀上小宝宝了’,我也会说同样的话的。”

扫(白眼):“……幸亏你当年没参与我的实验。”

我可以尝尝你家的猫吗

“对于不同的服务,应该用不同的协议去访问。打个比方:你不能去‘尝你家的猫’、‘闻这个话筒’、‘听一份报纸’…”

A:“你这例子,真是一如既往地跳跃…”

B则一脸坏笑:“嘿嘿,你可不知道有没有人尝过你家的猫~”

猫奴的A,差点被吓得哭出来。

要不要来两篇练习题

变色龙展柜前。我:“它什么时候才会变色呢…”

一旁的中学生:“听说它受到惊吓时会变色…”

我掏出口袋书:“陈腐乏味的阅读作业如何…?”

小朋友们顿时发出号哭。

你可真豁得出去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豁得出来的诅咒了:

“我以后嫁个姓李的,生个孩子起名叫李名扬,然后天天打孩子…”

我在心中默道:“那你喂奶时不会觉得尴尬吗…”

头发与政客

蹭了一堂 CIT 594。

老师举例写了两个逻辑关系:

  1. 所有的哺乳动物都有毛发(记作 H,取 Hair 之意);

  2. 有些政客是诚实的(也记作 H,取 Honest 之意)。

我问:“那如果想要表达‘所有的政客都有毛发‘呢?”

美国与国美

菲菲姐姐:“你从美国给我代购个xxx回来呗?”

我:“那玩意儿还用在美国买?你去国美不就得了”

怎么炸

今天老师提问:“假如恐怖份子想把费城分成两部分,那么应该把哪些通路炸毁呢?”

标准答案是,把穿过费城的那条河上所有的桥炸断。

我说:“…Market街…?”

Market街是一条横跨河两岸的、贯穿费城的主干道。

老师:“我意思是沿着河把费城分开,你这是想炸出个峡谷啊😂”

有什么感想吗

刚才去参加了一个活动,有提供免费晚餐。最后,主持人问:“大家有什么感想吗?”

李名扬:“饱!”

我被套路了

晚上,一个出生在中国、但是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医学院学妹问我道:

“我看过你写的汉字。你中文一定特别好,是不是?”

我沾沾自喜——我这两笔破字,没想到可以糊弄糊弄外国人用。

我便故作镇定道:“还行吧。”

“你能不能帮我在手机上敲几个中国字?我想给我的中国朋友发短信,但是我对拼音不熟悉。”她请求道。

我因为以前也帮别人过类似的忙,所以这次也自然是同意了。

她将手机递给了我:“那你打:‘请问你是单身嘛?’”

虽然话题有点敏感,但为了尊重她的隐私,我便没多问,装傻充愣着敲了进去。

交予她后,她却提出了质疑:“你确定吗?这看起来怎么跟我印象中的字形不太一样……那个字是个图画吧?肯定发不过去的吧?”

我对我的语文水平很有信心:“肯定没问题!就是这几个字。”

她还是坚持:“你把你的手机号敲到‘收信人’那里,看看能不能成功发出去呗?”

我拗不过她,便照办了。我随后掏出手机,给她一字一字地比较。

“发过去了倒是发过去了…你确定你可以回复吗?有这个图形存在,不会让手机死机嘛?”

她天马行空地担忧道。 我有点不耐烦,但也理解她的感受(毕竟她想发的这条短信如此敏感)。

我便继续帮忙帮到底,在手机上敲了个“是”,回复了她的短信。 我解释道:“你看你的手机,这不是收到了嘛。

如果对方也回复的是和我这个一样的字,那就是他还单身的意思。”

她:“真的??那你再帮我写一条‘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好不好?”

我再次照办,并将手机还给她。她一把夺过手机,利索地按下了发送键。片刻,我的手机便收到了这条短信。

她:“你再回复一下嘛,仍按照你个人真实情况写就行~”

然后便意味深长地望着我。

不得不感叹如今小姑娘的套路之深……

荔枝与皮肤

同学请我去吃她家荔枝。

我提醒她“荔枝是要去皮(peel,可以当“剥”也可以当“削”理解)的喔”。

到她家时,发现她用削皮刀把鼓起的小疙瘩都削掉、留下了一层发绿的内皮在上面😂

见我进来,她还一脸认真地嘱咐我“别吃了吧,尝起来好像坏了”。

我便亲手帮她剥了一颗。 她惊讶道:“好晶莹剔透呀!”

我:“我们国家有句俗语,形容像你这样的皮肤白暂光滑的姑娘,就说是`像荔枝一样‘…”

她:“你的皮肤也像荔枝啊~像荔枝皮儿~”

我😂😂😂😂😂

蹬鼻子上脸

我:“教授,您看我在您组里写论文,您能不能给我个‘研究助理’的头衔啥的?就是为了充实下简历…”

导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了!”

我一愣:“…这么随便的吗”

他:“我是老大,我说一句就算数。怎么着,我该得找把宝剑搭你肩膀上不成?”

我:“我还以为得走点手续…”

他:“你要想的话,可以在网站上加一张你的照片。”

我:“那倒没必要。不过要是这么简单的话,您能不能给我个‘研究员’的职位的话…⁄(⁄ ⁄•⁄ω⁄•⁄ ⁄)⁄”

他:“…我这个教授的位置你喜欢吗🙂”

会谈就在这么一片融洽的氛围内结束了。

别误了飞机

“有个老太太登机时丢硬币,结果导致航班延。这个新闻你听过么?”

他气喘吁吁地透过电话跟我讲道。

我责备道:“你到哪儿了?还有心思聊这个!飞机就快起飞了。你钱包还在我身上呢…”

“我这儿堵车了…不过我钱包里有几个硬币………”他暗示道。

美国小孩与枪支

今天,一个10岁马塞诸塞州的小男孩跟我说,他成年后要立马买把冲锋枪。

这种枪支自由还真是吓了我一跳,于是我转移话题:

“你之前说你想去日本来着?日本很好啊,很安全。”

他:“对啊!听说日本人要买枪必须要先练到94%以上的命中率才行,还只能买猎枪。那可是猎枪啊!你想想这个发散范围…”

我觉得我是跟他聊不到一块了😷